从“特朗普会连任”想到

从“特朗普会连任”想到
【摘要:#产生特朗普有 时代因素 ,没有特朗普也会有 特没普 ,这实是历史的必然。#这原因是:西方(理智的)中产阶级减少、底层较少受教育的群体增多,撼动了稳定和理智;同时, 网红政治时代的到来 ,使特朗普这类善于揣度、迎合、引导低层次民意的政客,能通过网络快速传播、裹挟舆论和民意。#西方现行文明理念和制度,凸显人的个体中心地位,过于主张个性张扬,影响人们的 社会性 的形成和增长,导致个人的、自我的(含本方、本地、本国的)中心意识趋强乃至过强。这使相当一部分社会群体的诉求,全民直选、公投的理性、前赡性,日益缺失。#怎么办? 现代科技条件下的互联网时代, 民 已极易 知 。因此,社会管理、治理应该:不能再使 民不知 ,应该 促民知 ,但要 民真知 ,并使 民 不 由 。】 一、分析特朗普还会当选的原因,可见实质是 全民直选 中的选民素质变化了 近日看到旅法学者宋鲁郑先生一文,他认为,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,还是很大的。他还分析了特朗普还会当选的原因。 他认为,现在产生特朗普有 时代因素 ,没有特朗普也会有 特没普 ,这实是历史的必然。 他分析认为,全球化、自动化和经济金融化对西方全面冲击,它导致的最重要经济后果是中产阶级的萎缩 整个西方最富阶层和最穷阶层加起来超过50%,过去占主导地位的中产阶级成为绝对少数。而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所谓的 西式民主 ,没有中产阶级,不仅直接撼动了西方社会的稳定和理性,更直接威胁到传统的西式民主制度的运作。而特朗普这样一个如此极端、如此反传统、如此肆无忌惮挑战和否定西方价值观的政治素人能够成为美国总统,正是这一 最根本的原因 而能当选并还会当选。 他指出,特朗普高举美国优先、反全球化、反自由贸易和排外主义四面大旗,赢得了方方面面的支持。这方方面面中,有 底层较少受教育的 可怜 群体 。 而同时,人们其实可以看到:西方极右势力全面崛起,并日益赢得越来越多选民的支持。正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公开承认的: 极右势力的回归不仅发生在德国,而是一个欧洲现象 。 宋先生还指出,特朗普所做的一切,按 传统 看,都是政治自杀,但他却一路高歌猛进,笑到最后。其原因,还在于 网红政治时代 的到来,因为 网红政治时代的到来 ,特朗普这类人,才能通过网络快速传播、裹挟舆论和民意。 也就是说,宋先生所言 特朗普还会当选、连任 的原因是:西方(理智的)中产阶级减少、底层较少受教育的群体增多,撼动了稳定和理智;同时, 网红政治时代的到来 ,使特朗普这位善于揣度、迎合、引导低层次民意的政客,能通过网络快速传播、裹挟舆论和民意,导致他以 美国优先、反全球化、反自由贸易和排外主义 这 自利性 的四面大旗,赢得了理性业已下降的美国内群体的支持。 也就是说,群体理性下降,网络传播浅显、简易、高速,是 特朗普还能当选连任 的重要原因之一。而这一点,与整个西方极右翼声势看涨、不断有所获胜,可能是一致的。其实,从相关因素分析看,这些现象,也与台湾前曾有荒唐的 太阳花 运动,与香港有相当数量年轻人近年 聊发少年狂 非理智的闹事,乃至与台湾2020选 韩国瑜场强 抵不过 蔡英文网强 等现象,恐怕都有内在相似之点! 可以说,由宋先生所指推思,人们可以看出,全球西式全民直选的民主中,多发极右势力回归的 黑天鹅 事件,有两大直接原因,这就是: 一方面,中产阶级衰落,相对理性的 能量 减少;另一方面,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现代,社会进入网红政治时代,网民互动的成本几乎为零,网络传播简易、浅显、高速,对一些敏感群体裹挟力强,一些 自利性 的主张,易于通过网络快速传播、裹挟舆论和民意。在西方民主 全民直选,每人一票 ,选举、公投唯看 票决 模式下,没有特朗普也会有 特没普 。社会因此而进入类似中国的屈原两千多年前所叹之态: 世溷浊而不清,蝉翼为重,千钧为轻;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; 。 二、 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 ,有何深层缘由? 人们是否应该思考,西方社会出现 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 之态,其深层缘由,是什么? 这里认为,此与西方现行的文明理念和体制是有关的。 近代以来,西方社会持续不断凸显人的个体的中心地位,相信依靠单独个体的能动性,就可以建设出理想化的世界,对个人政治与社会权利显得极度尊重、重视,尽可能约束集体对个体权利的管制和侵犯。 应该说,这一重视人的个体地位的理念,是资本主义在初期发展时向封建权贵的道德旗帜,有对奴隶、封建社会 草菅人命 否定的进步意义,有其维护个人权益、调动个体积极性的作用。 同时,人们或许也应该承认和看到:西方这一文明理念和体制,与人自发(天然)的自利性是契合的。 人,这一生命体生存于世,其首先是个体的物质生存。人天生(先天)会自然、首先认知和顾及自己,会 与生俱来 的自发的生发自利性。 这里想到, 罗辑思维 作者罗振宇曾提到一现象: 西方国家有人统计幼儿园里面的孩子最爱说的三个词是:more(我还要),mine(我的)和no(我不)。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三个要求。 联系诸多社会现实,是不是可以说,西方文明理念和体制,也正因为与人的这一与生俱来的自发的 自利 属性契合,而使西方人们的个人 自由、自主 观念很强,并使得西方的相关理念、体制获得了相当的支持。 应该说,这些理念、体制、制度,历史的看,客观上对维护个人权益、调动个体积极性,促进社会发展,有一定乃至相当作用。 但是,正如罗振宇在记述上述现象后接着指出的:有这三个 天然自发 的要求,就能在社会上生存吗?不行。 孩子长大后接受的教育,家长、社会和老师,会用言行和事实,经常让他们认识三个高频词:wait(等待,你得有耐心),take turns(轮流,你要守秩序),share(你要学会分享)。这些其实是在人与人的交往中,后天才能学会的社会性的高级智慧。 这是在指出,人所组成的社会,其实十分需要社会中的人不仅顾及个人,还要顾及他人、社会。 而西方现行文明理念和制度,在凸显人的个体中心地位,对个人政治与社会权利极度尊重和极度重视的同时,过于主张个性张扬,对人的自利的自发性过于让渡,是在影响人们的 社会性 的形成和增长,并导致个人的、自我的(含本方、本地、本国的)中心意识趋强乃至过强。这可能已经导致 顾己多、顾人少,看眼前多、顾长远少,任性多、克己少的现象。当这种现象日益增多,成为相当一部分社会群体的诉求,全民直选、公投的理性、前赡性,就会日益缺失。 这或许可以说是西方社会今天出现 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 之态的深层缘由。 三、怎么办? 对社会管理的趋前思考 从以上的现实和分析,考察人的社会化的必要及其过程,人们或应认知如下两点: 1、人的自利性,与人的 社会性 是反向的,但因人 生而属个体 人首先是个体的物质生存体,使得人会天生(先天)自发 自由自在 自虑 、 自利 ,会与生俱来。 2、人的社会性,是生存于社会中的人不能不具备的;但是人的 社会性 是新生归零的,上一代及以往社会经由实践所获得的 社会化 的认知,并不会如同人的相貌一样, 遗传 给后代。顾及他人、社会的思虑、言行,是每一代人后天经其社会的物质、精神的存续(亲身实践、教化),才能获得的。(这也可能正是现代的年轻世代,在契合西方文明中的 自由 上,会经网络传播相当 浅显 的认同、接受的重要原因。) 从人的如上属性特点,我们或可发见:人类从奴隶、封建、资本主义社会以来的理念、体制,多为个体、私有,有与人个体的物质生存会天生(先天)自发 自由自在 、 自虑 、 自利 契合之点。从哲学角度看,这里也有 物质第一 、 物质决定精神 、 社会存在 决定 社会意识 的部分必然性。 从这里,人们可能应该体悟到,为什么社会主义曾经普遍施行 一大二公 ,却不能充分调动人们的生产积极性?而中国社会主义在改革开放以来,实施 以公有制为主体,以个体经济为必要补充 的体制,在解放生产力、调动积极性与共生共管上,能相得益彰,进入比较协调、发展的境界。其原因,可能正在于其符合了人的个体和社会属性的特点吧。 而资本主义以个体为主的体制,虽然在充分调动人逐利的生产积极性上是有效的,但由于过度张扬 个体 、 自由 、个人利益,也影响到人所组成的社会所必要的人的 社会性 的形成和增长,并导致个人的、自我的(含本方、本地、本国的)中心意识趋强乃至过强。 由于西方民主体制的 人手一票,唯看票决 ,在相当一部分社会群体的诉求日益缺失理性、前赡性之下,就出现了西方社会的国家领导人选举、重大社会决策公投的 特没谱 现象。 从本篇所议人会天生(先天)自发 自由自在 , 自虑 、 自利 ,会与生俱来。还让人不由想到,毛泽东在新中国建设初期即曾感觉到的 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 , 农民有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 。或可说,其实有社会管理、治理中的 人个体自发自利性 的问题,有人的素质提高的问题。 中国的古代统治阶级为了维护统治,曾有 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 的主张,这是 愚民政策 ,这是希望民众愚昧,以便任其摆布。 而今天,或许我们应该说,在现代,已不再能对民众 不可使知之 。因为,现代科技条件下的互联网时代, 民 已极易 知 。虽然,此 知 ,现实可能会未必是所知就 真、正、客观 。 因此,社会管理、治理应该:不能再使 民不知 ,应该 促民知 ,但要 民真知 ,并使 民 不 由 。即:不能囿于自发的 自由 ,不能仅处于较少受教育,理智有欠缺、初级的 自由自在 的 自发 状态。 写到这里,有觉上文所议冗长,为便于阅读,愿作一未必完善的延伸性结语: 人所组成的社会,经历漫长的历史文明积淀,作为生活在社会中的个体的人,离不开社会。人会自发的利己;但人必需 社会化 ,不仅仅 只顾自己 。而人的社会化的最大 负能量 ,来自人的自发(天然)自利等属性。 以人为中心,是人类存在、追求的最大价值。维护各个个人的利益,符合人的基本属性,有利于调动人的最大积极性。而发展到今天的人类,也要理智认同:人不能囿于个体自发的 自由自在 、 自利 ,人们需要 克己 、并需要克服人的 社会性的新生为零 ,不断的提高先生和后生们的 社会性 。这可能是当今世界共同面临、应该解决的社会管理、治理的现实问题,